您当前的位置:首页闽商资讯闽商研究正文

中国海洋文化发展国际闽商经济(2)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3-07-29 浏览次数:7

   二、中国海洋文化是闽商的发展根基和思想渊源
 
    1、中国海洋文化在哲学和文学上的显现
 
    其一是中国的文学艺术方面,中国是诗词的海洋,在不少著名的诗集中都直接的有关于海的词句,而且是越往后越多。中国的《诗经》中就有“沔彼流水,朝宗于海。”而元明清时期更多。中国的成语中与海洋直接有关的至少有30多个,且绝大部分是非贬义的。中国四大名著都有涉海洋之处。尤以《西游记》不少故事与海洋相关联。元明清期间,不少民间文学都与海洋有关,有的直接以航海家郑和等为题材,不失为中国的航海英雄史诗传。
 
    其二,在中国神话故事文学中,有不少关于海洋的美丽故事。其中最重要的是《山海经》和妈祖的民间传说文学。《山海经》一般认为是汉时期作品,其中有“闽在海中”的论断,精卫填海的神话反映了人们要征服海洋的坚强决心,由于《山海经·大荒东经》中不少地形等描述极象北美洲的山山水水,因此有人认为中国人很可能早就有人到达过北美洲,甚至认为美洲的印弟安人是殷商的后裔,反映了古代中国人对海外世界的猜想和向往。此外“龙伯钓龟”的神话则是对海洋渔夫的颂扬和对海上懒神仙的批判,“柳毅传书”歌颂了不畏海神暴力,向往忠贞爱情的龙女和书生。《庄子》中的鵾鹏展翅于大海和河伯见海之神话则显示了人们对海洋广阔的奇特丰富想象。而在宋时开始兴起的对妈祖种种神话传说则是闽人对海上女神的美丽形象塑造和人海和谐共处的美好愿望追求。
 
    其三,中国海洋文化在哲学上的显现以《老子》最为典型。老子哲学虽也有保守消极一面,但其充满辨证法的智慧内核和常以江海和水来喻说自己的“道”“德” 观哲学的特点,使我们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把他对“道”的妙论看作中国海洋文化的哲学观。如他论及道与海洋兼容性云:“譬道之在天下,犹川谷之于江海也。” (32章)在论及海洋之开放性时云:“惚兮其若海,恍兮若无所止。”(20章)在论及海洋之进取性时云:“天下莫柔弱于水,而攻坚强者莫之能失也,以其无以易之也。水之胜刚也,弱之胜强也。”(80章)老子还把水性比喻为上德有道者,云:“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居众人之所恶,故几于道。”希望人们做象水性那样做“居善地,心善渊,与善仁,言善信,正善治,事善能,动善时”的有道善者。(8章)而对中国海洋文化的非战和平特性,也有很深刻的见解,他云:“以道佐人,不以兵强于天下。其事好还。”(30章)“故兵器者,非君子之器也。兵者,不祥之器也,不得已而用之。”(31章)此外,老子充满智慧的辨证法贯穿了整个《道德经》,是人们经商的绝好经营启发思想武器。老子相传是河南鹿邑东人(古为楚国苦县地区),曾为周朝“守藏室之史”(相当于国家图书馆长),作为一个中原内陆学者,虽有机会饱读群书,但难说一定有海洋生活体验,只是有过孔子问其“礼”的经历,却屡以江海和水论“道”说事,且“道”论高深精妙,连现代外国学者也十分敬佩,甚至以“道”字作外企招牌,这实在只能解释为海洋文化上的心有灵犀一点通。在闽商最为发达的泉州清源山至今有以山体雕成的老子巨型石象,规模之大在全国罕见,是泉州主要旅游景点之一,深得中国海洋文化真谛之闽人对老子及其学说的敬崇,由此可见了一斑。而有人还受其影响而把闽商称为“大象无形”(老子40章)的“禅商”,虽说不一定准确,但闽地确出过象怀悔、义存、稳元这样宗教大师,容纳过多种宗教流传,产生过朱熹、李贽、严羽这样学教人文巨匠,中国海洋文化在闽越产生,发展或移植确有很好的社会环境和温床。
 
    其四,中国的海洋文化有很好的江河文化作依托。中国的黄河、长江文化发展历史更为悠久,且古时更有较多的大湖可作为海的体验地,而江河入海口常是江海交汇之处和社会生活繁荣之地,因此,不少江河文化往往与海洋文化相交融,互为影响,而海外商人也曾数次融入中华民族之中。中国龙的图腾产生,伟大诗人屈原、李白等出现,闽泉的移民大出入等,都是这方面好例证。海陆文化共生某种意义上不如说是江海文化的共生,而中国作为陆海大国某些地区文化现象就足以和国际某些小地域文化相比较和显示了。
 
    2、中国古代对海洋的先进认识和经验
 
    在中国古代相当长一段历史时期内,中国对海洋认识和开发海洋的技术方式都是居世界前列的。1千年前山东三里河一带渔民已以海鱼为主食,元朝时福建已有整天生活在海船上的疍家人。
 
    在对海洋地貌认识方面,宋朝已有徐兢大臣根据自己经历写成的《宣和奉使高丽经》。成书于16世纪《两种海道针经》全面介绍航海的气象水文、航行操作、国内外航线,并有国外地貌74处介绍。明朝茅元仪编的《武备志》收录《郑和航海图》记载11种海洋地貌类型和846个中外岛屿。清朝时期还出现了专门叙述中国海岸地理专著《敕修两浙海塘通志》(1751年方承观著)和《海塘泉》(清翟均廉著)。元明朝时还有专门谈海运航线的《元海运志》和《海道经》。
 
    在海洋水文气象方面,中国更是历史悠久、著作颇丰。早在公元前14世纪—11世纪,已有甲骨上刻录卜问未来10天天气资料的。《汉书·艺文志》中提到西汉海帖验书有136卷,其中有关海洋气象有18卷。元朝朱恩本的《广舆图》和14世纪中叶《海道经》均把海洋气象经验谚语化并作详细分类,可称为“气象大全汇编。”自晋朝以来,中国已有众多著作来总结对台风、龙卷风、海啸、灾难性气象的认识和预防知识,对海市蜃楼现象也有科学的说明。
 
    在海洋潮汐方面。东汉王充的《论衡》和东晋葛洪《抱朴子》都已说明了其科学起源。北宋吕昌明(1056年)编辑了《浙江四时潮候图》,比欧洲朝汐表《伦敦桥潮时间表》早2个多世纪。
 
    在海洋生物认识方面,中国也是超前的。周朝时闽地已向朝廷进贡蚶等海鲜,而商朝是用贝壳作钱币使用的。《黄帝内经》和《神农本草经》已提到用乌贼、牡蛎和海藻做药。而李时诊的《本草纲目》把海洋生物做药扩大到10余种(有海狗、玳瑁等)。北宋时已有人饲养海豹供人观赏,明朝扬慎《异鱼图赞》和胡世安《异鱼图赞补》记述海洋生物达230多种,而我国三国时期已有对鲸生育,搁浅等记载和描述。对预防海塘潮灾也有多种成功方法,并有多种著作专题论述,如宋朝《梦溪笔谈》和《筑塘说》等。
 
    这些有关海洋认识著作,科学总结海洋事业经验,不少兼有文学创作价值和历史文献价值,有些还图文并茂,文笔优美,是中国海洋文化重要组成部分。
 
    3、中国海洋文化中图腾和海神的演变
 
    图腾和神的信仰是海洋文化形成的民间重要历史标志,中国这方面以闽地最典型。
 
    汉代许慎《说文解字》云:“闽,东南越,蛇神。”意思闽人民族图腾为蛇。而蛇与龙的图腾关联度极大,(蛇尊称即“小龙”)与江海关系密切。而海神妈祖虽然以泉州林默娘为化身有一定偶然性,但她出在中国当时航海业、海商业、造船业最发达的泉州则有时空上的必然性。妈祖还被传说为观音手下的小龙女,化解海难,显然也与闽人等“小龙”图腾有一定民俗上的关联。所以我们完全可以说福建是中国海神的发源地。
 
    海神是海洋文化的重要组成内容和标志,中国的海洋文化也不例外,中国的龙图腾一开始起源于大陆文明,但龙的演变很快就有了海的背景,无论是封建统治者的官服,还是民间年画,深海蛟龙的图形屡见不鲜,海洋文化不知不沉中就渗入了中国大陆文化。“史记”曾记载:“始皇梦与海神战,若人状。”《山海经》中也有海神“人百鸟身”的描述,到后来,四海龙王成了海神,他们和海里龙宫藏宝的传说象征着人们对海洋财富的响往,而龙王的不时兴风作浪和暴虐行为,又使龙王的神灵威信不断下降,人们逐渐对海神龙王爷敬畏而远之。在淘汰诸多其他海神形象后,随之而取代的则是现在遍及世界的妈祖,这位从福建姑娘林默娘化身而来的闽地救人于海难,关心民间渔民疾苦的中国海洋女神,一度又被传说为观音菩萨手下的小龙女,她作为观音的使者,经常和她父亲对着干,屡屡在海难时显圣,化险为夷。自宋朝以来,妈祖屡屡受当时统治朝廷册封,明清时已升到天后的地位,在众神中地位显赫,随着闽商以及粤商等向海内外的贸易扩张,其庙宇已遍及世界,可以说凡有闽粤商会馆之处,十有八九有妈祖之寺庙,而且香火旺盛,方兴未艾。妈祖文化不仅是中国海洋文化的鲜明特征,而且已成为世界上中华民族文化代表和华人亲情纽带,成为炎黄子孙在世界各地华人强大向心力、凝聚力形成的重大精神依托和支柱。海神妈祖演传至今已700多年,扩散于全世界华侨之中,在航海技术发达的今天,并没有衰败的迹象,且越加兴旺,其根本原因就在于她已成为中华海洋文化的代表和民俗宗教信仰。
 
     4、中国海神的亲和力和海洋文化的先进性
 
    中国的海神同外国的海神不同,她极具亲和力。在四川成都,人们在供妈祖的庙里还供着江河等水神,其中有江神李白(相传醉死江中)、屈原(史载投江自杀)、王勃(相传溺水而亡)以及水神大禹等。李白、屈原、王勃生前皆是诗人,所作不少诗都与江河有关,祭封为江神,实不为过,他们确为中国江河文化作了杰出的贡献,和妈祖共列,无形中就为海洋文化提升了文化品位和亲和力。国外海洋文化一般都带有扩张的侵占征服性,但中国的海洋文化却具有和平性,这可以从妈祖海神形象上得到印证。另外中国的海龙王虽然脾气不好,有时也残害百姓,但却没有好战扩张之传说于世,只是各守自己海域而已。事实上中国历史上经营海洋,向海外大规模用兵,只有元朝,如至元十八年(1281年)元世祖忽必烈派遣由4400余艘舰船和14万余人的水师组成庞大舰队东征日本,至元二十九年 (1299年)又派出由千余艘舰船和2万余人的水师组成舰队远征爪哇,这是元朝统治者在欧亚大陆上所实行的军事征服方略在海上的运用,但这在遭到惨重失败后就再也没有实行过,只能算历史上的一个插曲。至于郑和下西洋中也曾发生过的3次军事战役,则属肃清海盗,调解西洋邻国矛盾,并非意在武力扩张,更多的是在亚非沿岸各国广泛开展政治、经济、外交和文化等方面的和平活动。中国几千年的海洋经营历史在于造福,而不在于扩张侵略,这是和国外海洋文化极为不同的。此外,在经济和文化宗教等方面,也是极具包和性,开放性,如元代泉州迎接的多国商人,史称“市井十洲人”,而且对各国宗教也都尊重接纳,如后来摩尼教、伊斯兰教、基督教在闽台地区的传播,至今泉州尚存当时各国商人的墓地,这些都是极好的例子。而郑和下西洋中一些船队因故流落异乡,不少后来都和当地结亲繁延,留存至今。凡此种种无不显示中国海洋文化的亲和力和和平性特征。
 
    海洋文化一般都有外向性、兼容性、商业性、进取性四大特征。唯有外向才能开放和幅射,才有飘流和变异;唯有兼容才能多元和交流,唯有商业性才有崇商和功利性;唯有进取才有开拓和原创,才有冒险和神秘,才有生命的本然性和壮美性。作为中国(华)海洋文化自然还有它的民族性和地域性特色,而这个特色就是和平性。海洋文化与闭关锁国重农轻商,因循守旧,委曲求全,四平八稳等保守观念格格不入,它强调的是求新求变的开创意识,求富重商的竞争意识,世界互动的开放意识,与时俱进的进取精神和个体自觉的自由人文精神,而这些对于内陆文化而言,显然更显得先进和进步。当然,海洋文化也有其局限性,如由于重商而容易导致极端功利主义,导致对社会责任的缺损,缺乏对文化、制度、社会均衡的总体考虑。由于冒险和进取,容易导致错误的盲动和不成熟的急进,造成损失惨重的失败。由于强调个人本体,也容易影响团队精神的发挥,不易形成规模效应等等。国外西方文化和中华海洋文化重大区别特征,就是征服性和和平性。西方的海神信仰波塞冬由战神转化而来,其反映的是争夺海上霸权和征服海洋,即对人和自然的征服,势必引起与当地本民族文化的冲突,而以妈祖信仰为特色的中国海洋文化强调的是对人和海洋的和谐共处,共存共荣,因此能融入世界各地共同发展。历史上西方常常是伴随着海洋文化而来的殖民侵略和对当地文化的侵蚀,而中国常常是伴随着海洋文化而来的与当地友好贸易的发展。因此,我们可以认为中华海洋文化比西方海洋文化有更大的兼容性、外向性和进取性,显得更为进步和先进,因而更具有时代性和世界性。而当前,西方某些国家出现越来越强的贸易保护主义以及对异质文化不能容忍的态度以及保守主义抬头等与海洋文化背道而驰的现象,我们更应以发扬光大中国海洋文化为己任和职责。
 
    5、闽商一直是中国海洋文化的最杰出代表
 
    中国海洋文化外向性、兼容性、商业性、进取性、和平性五大特征在闽泉之地表现得更为明显和充分。其一,为外向性。闽泉之地经商一开始就必须走海路,面向海洋求生存之道,初是移民台湾,后发展到东南亚,再到欧美,现美国就有41.3万闽籍华人,东南亚闽人较多是马来西亚和印尼,分别达到287.3万和 247.2万,其中以泉州人士居多。其二是兼容性。在泉州,民间至今盛行中国音乐的“活化石”南音艺术和木偶艺术,这些通过晋人南渡,五代和宋代南迁和中原移民而留存的宫廷雅乐,随着世事变迁,中原已难觅踪影,但在泉州保存较为完整,究其原因泉州人有较深海洋文化影响,能大度兼容并蓄是非常重要的。同样泉州在宋元时期还接纳了摩尼教、伊斯兰教和基督教。其三是商业性,闽泉人经商一则出于当时的经济地理环境逼迫,二则也受到阿拉伯、犹太人等国际商帮的影响,三则近代得到正在海外扎根的闽商华侨的支持和扶助。因此,闽泉人可以说是先天具有经商的禀赋,有悠久的重商光荣传统。其四是进取性。闽泉商常说的口头话就是“爱拼才会赢”,“三分本事七分胆”,其拼搏冒险精神和单打独斗的习惯在商界有口皆碑。闽人中不少历史名人也以敢作敢为,敢说敢当而名闻天下,如象李贽人文大师和林则徐、沈葆祯那样政治精英。其五是和平性。闽人行事低调,不喜张扬,但其融入世界的功夫一流,他们最早大批走向世界,在近代150多年中和当地人民友好相处,在海外得到蓬勃发展,称闽商为海外华商第一商帮并不为过。由于待人谦和,行事得当,因此国际上很少有闽商引发商贸磨擦等事端的事情发生。闽商巨子陈嘉庚更是响誉海内外,成为华夏近代商圣。
 
    中华现代闽商更是成为中国海洋文化的杰出代表。“世界闽商大会”曾把新闽商精神概括为“善观时变,顺势有为,敢冒风险,爱拼会赢,合群团结,豪爽义气,恋祖爱乡,回馈桑梓。”这32个字和中国海洋文化五大特征不谋而合,互相印证。其中“善观时变,顺势有为”正是闽商与时俱进,外向开放的观念体现,而“敢冒风险,爱拼会赢”正是闽商勇于进取,敢于拼搏的经商精神的反映;“合群团结,家爽义气”是闽商兼容合作海内百川的大度谦和禀性写照,“恋祖爱乡,回馈桑梓”则表达了闽商甘当世界和平公民,走向世界,又眷顾家乡的拳拳爱心和乡谊情结。从心态来看,闽商作为与时俱进、敢为人先的智商,作为敢拼善营,永不言败的劲商;作为大气大度,团结紧密的友商,作为义利兼顾,实业报恩的义商,其务实、拼搏、协作、报恩的精神境界和中国海洋文化的开放求进、兼容求和、重商求富、进取求强、和平求久的内涵是完全一致的。从气质上来说,闽商身上常可以感觉到他们有顺时善变,敢为人先的“灵气”,敢闻敢拼,永不言败的“锐气”,自立创业,积极进取的“志气”,豪爽谦和善交朋友的“义气”,务实经营,唯利是图的“财气”。这也完全体现出中国海洋文化的内涵特质。
 
    闽商与中外文化交流,除妈祖海神供奉和历史上多次与日本等地宗教文化交流外,还有中国文明传播的突出业绩。最早的外文辞典是爪哇传教士于1628年编制的“中文(闽南话)—荷兰语—拉丁语”的三语辞典。17世纪法国著名哲学家孟德斯鸠的中国老师就是随闽南海外商船到欧洲的福建兴化人黄嘉略;而美国的首位中国老师,是福建闽县人林铖,也是随着闽商来到美国的。当然中国海洋文化虽然不仅仅是体现在闽商身上,但作为最能体现中国海洋文化的,却正是闽商,他们是中国海洋文化最忠实的执行者和体现者。是两者互动,相互促进做得最出色的。
 

“如果发现本网站发布的资讯影响到您的版权,可以联系本站!同时欢迎来本站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