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闽南文化八闽历史正文

【中秋文化】中秋,倍思亲的时节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7-08-10 浏览次数:0

 又是中秋。母亲,我想你!

  站在季节深处,感受高悬的阳光,我痴痴的眼眸,穿透如织岁月,默默走在回家的路上。冥冥之中,我看见辛勤的父老乡亲,正在酝酿金灿灿的喜悦。

  而我,年复一年收获的,却是越来越浓烈的思念。

  朦胧中,母亲,你正隔着数百公里的秋雨,伫立在故乡的村口,用慈爱温暖的眼神,虔诚地聆听那条山路牵走的相思。一双手工裁剪的布鞋,在乡间小路上蹒跚,轻轻起舞的衣角,多像指引我孤独远行的旗帜。

  离开故乡二十四年了。母亲,我知道,在聚少离多的日子里,每当夜阑人静,你唯一的动作,就是翻开箱底经年的记忆。你没有文化,读不懂一行行文字,只能一遍又一遍地抚摸,已经忌妒了如水的月华。夜空下,那一抹抹淡淡的飘逸,宛若你满头沧桑的白发,映照着满庭满院的芳菲。

  童年的小河,依旧在梦里流淌温情的回忆。你坐在河边,布满褶皱的双手,搓洗着全家陈旧但却干净的美丽。记得,家里的三间土房和一庭小院,还有仓房里并不富裕的口粮,被你永世的纯朴、勤劳和善良,打理得精精细细。还有你饲养的鹅鸭,总是适时生下几枚“鲜果儿”,我们垂诞欲滴的渴望,定会在你疼爱的目光中品尝欢喜。

  乍暖还寒的时节,犁铧掀亮萌动的土地,默默无闻的老牛,牵着你,尽数田野的微凉。那一垄垄前行的种子,丰满你辛辛苦苦的希冀。

  当一株株嫩芽露出笑脸,你手中舞动的小锄,像鸟儿雀跃的音符,在阳光下品味无限的欣喜。而你在蓝天下随风招展的纱巾,总是唱响我不谙世事的迷离。

  当禾苗疯长成强壮的青年,你背上的农药箱,宛若龟裂的一畦焦渴,企盼知心知意的小雨。而你憔悴的面容,总是伴着辛酸苦辣,露出甜甜美美的笑意。

  当金黄的稻谷引来虫鸣蛙唱,你手中的那把弯刀,牵引着山村恹恹的哈气。仰望一行行南归的大雁,收回一车车满载的“珠玑”,忙碌的身影,难得片刻停息。

  漫长的冬天,瑟瑟寒风裹着雪花,疯狂寻找温暖的缝隙。刺骨的早晨,你定会在我们的梦乡中,推开北方的冰冷,抱回灶膛红红的火焰,烘热一家老小喃喃的梦呓。一棵白菜一片肉,一勺清水一把米,黑色的大铁锅,贪婪吮吸久违的香气。当一桌柔情端上火炕,我们那筷子敲打生活的声音,像你手中收拾的书包,装满年复一年的努力。

  就在昨天,我又回到久别的故乡。你满头的白发,让我泪湿衣襟。虽然你的面容越来越沧桑,但慈爱的目光,依然照耀着子女前行的轨迹。

  村口那株养育恩情的老榆树,每天都遥望着远方,想象城市彻夜奔忙的虹霓。站在城市边缘,不经意的几次回眸,让我的泪水打湿秋色。一句浅浅的问候,你纵横交错的表情,如花般绚丽。而我每次真真切切的回报,总是在你埋怨的唠叨中,重新打进行囊,沉重着不知岁月的行期。

  又是中秋。母亲,我想你!

  窗外的风簌簌,檐下的雨淋漓,我那不谙世事的幼子,正睡在宽宽暖暖的床上。他不知道,你亲手缝制的小花被,究竟有多少深意。而我用来写作的电脑,睁着朦胧的眼睛,正莫名其妙地擦拭,我脸上的一行行泪滴。

“如果发现本网站发布的资讯影响到您的版权,可以联系本站!同时欢迎来本站投稿!